您现在的位置: 鹤山法院 >> 法学研究 >> 正文

民事裁判文书常见问题评析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9010    更新时间:2010/10/8 

裁判文书是法院审判工作成果的集中体现,是衡量办案质量高低的重要评判依据,是向当事人和公众展示司法公正的载体。裁判文书如果出现错漏,其严肃性与权威性便会大打折扣,因此裁判文书的制作在审判工作中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在民事裁判文书的制作中,增强说理性尤为重要,一篇好的裁判文书必须说理透彻充分,裁判事项具体明确。笔者因工作关系近日接触了一些裁判文书,发现了有些民事裁判文书在理由论述部分与处理结果部分存在一些比较常见的问题,在此谈谈一孔之见。

    一、裁判结果与论理内容不一致。案件审理过程中,常有当事人提出与该案不属同一法律关系的诉求,法院一般不予合并审理,处理时在判决书的分析论理部分阐明原因,告知当事人可以另案主张。这种处理方式是对该诉求予以程序上的处理,不涉及对当事人实体权益的处理,在论理部分阐述清楚即可。但有些裁判文书在“本院认为”部分论述“原告提出的XXX请求,属另一法律关系,本案不予合并审理,原告可以另案主张”,然后在主文部分又判决驳回原告该项诉讼请求。判决驳回诉讼请求,是法院在实体上对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予以处理,表明原告已败诉,原告如果就该项请求另案起诉,根据“一事不再理”原则,法院不能再予受理,该判决结果剥夺了原告对该项请求的诉权,与论理部分明显不一致。

    二、程序上的处理与实体处理混淆。对于涉及多个被告的共同诉讼,部分被告通常答辩“本案与我无关,不应列我为共同被告”,法院经审理查明事实,分清责任后,认定该名被告不需承担民事责任,判决驳回原告要求该名被告承担责任的诉讼请求,这是在实体上对原告该项请求作出处理。但有些判决书在论理部分比较常见的论述为“原告将XX列为共同被告不妥,应予更正”或“被告XX认为不应列其为共同被告之辩有理,本院予以支持”,换言之,该名被告是不应成为共同被告的,列其为共同被告是错误的,但该判决书的首部又将该名被告列为共同被告,岂不是法院错列诉讼主体?如果原告起诉时确是错列被告,应在立案时予以纠正,不应再将该被告列在判决书的首部。实际上,上述论述是将实体处理与程序处理混淆了,原告当初将该名被告列为共同被告,只要符合民诉法第一百零八条的立案条件,从表面上看,该名被告与案件存在直接的权利义务关系即可立案,但经法院审理查明事实后,该名被告不应承担责任,是原告实体权利得不到支持,这是胜诉权的丧失,而非程序诉权的丧失。对于此类案件,在论理部分论述了该名被告为何不应承担责任后,应表述为“对原告要求被告XX承担责任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三、对合同违约责任的归责原则表述错误。所谓合同违约责任的归责原则,是指基于一定的归责事由而确立违约责任成立的法律原则,我国的《民法通则》、原《经济合同法》等有关合同的法律均将违约责任规定为一种过错责任,但《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将违约责任确立为无过错责任(或称严格责任),这是合同法的一个“革命性变革”,在这种归责体系下,承担违约责任的归责事由是单一的违约行为,而无需过错这一要件。有些法官对此变化没有予以关注,在关于合同违约纠纷的裁判中仍沿用过去惯用的表述来论理。如:关于买卖合同一方当事人逾期付款的责任承担,常见的表述为“被告购货后,无及时付清货款给原告是引起纠纷的主要原因,应负纠纷的过错责任”,仍将过错作为被告承担合同违约责任的一个前提,似有不妥,如改为“被告购货后,无依约付清货款给原告是违约行为,应负违约责任”就比较恰当。

    四、对表见代理制度理解错误。表见代理,是指行为人虽无代理权,但因被代理人的行为造成了足以使善意相对人客观上有充分理由相信行为人具有代理权的表征,被代理人须对之负授权人责任的代理。表见代理与无权代理的追认是不同的,无权代理而签订的合同是效力待定的合同,一经被代理人的追认,便使无权代理具有与有权代理一样的法律效果,由被代理人承担行为的责任。而表见代理是无须被代理人追认的,它直接发生代理的效果,但因实际上行为人是无代理权的,故此被代理人承担责任后可就其损失向行为人追偿。有的裁判文书中论理部分将有权代理、经追认的无权代理错误理解为表见代理,如一买卖合同纠纷的判决书的一段论述“被告XX是XX厂的从业人员,他以XX厂的名义向原告购货已得到被告XX厂的确认,属表见代理”,从该论述来看,该名从业人员的行为已得到厂的确认,不属表见代理,行为的后果直接归于厂,厂承担责任后是不能再向该名从业人员追偿的,其法律后果与表见代理有很大的区别,判决书中的论述明显是对表见代理制度理解错误。

     五、对与法律法规有抵触的协议予以确认。法院在主持调解过程中,虽遵循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但调解应是合法的,民事调解书确认的协议内容须不违反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因此法官对于当事人自愿达成的调解协议要进行必要的审查,对于违反有关法律法规规定,或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协议不能予以确认。有些案件的调解书对当事人的协议内容就没有注意审查。如离婚案件的调解书,对于子女抚养问题,双方约定不直接抚养子女一方不负担或负担一定的抚养费,为免以后再有麻烦,有些当事人会协商“被告一次性付抚养费X元给原告,以后的抚养费被告不再负责”或“抚养费全部由原告负担,以后不得再要求被告支付抚养费”等等。婚姻法有关司法解释规定,离婚后,子女要求增加抚育费的,可另行起诉,这是子女的诉讼权利,目的是为了保障子女的健康成长,故此父母在离婚调解协议中无权代子女作出上述放弃权利的约定,法院调解书中亦不应对此协议内容予以确认。另外,对于当事人双方约定分期付款的调解案件,有些当事人要求双方自行兑现,不需法院执行,调解书中比较常见的处理是括号加注“双方自行兑现”,甚至有的调解书连当事人付款的日期也不写明,括号加注“付款方法双方要求自行兑现,故本案不作处理”。笔者认为,这种处理方式不甚妥当,调解书是民事诉讼法赋予强制执行力的法律文书,一方当事人如果不按协议履行,另一方当事人可申请法院执行,这是调解书与当事人自行达成的和解协议的重要区别。调解书进入执行程序的前提是当事人向法院申请,当事人不向法院申请,法院不会主动介入执行;如果双方当事人自行兑现完毕,也自然不会向法院申请执行,案件就不会进入执行程序。因此在调解书中加注“双方自行兑现”是不必要的,一旦当事人没有自行兑现,上述剥夺调解书强制执行力的加注因与法律相抵触也是无效的,进入执行程序后也会遭到不履行义务一方当事人的咭难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另外,没有写明履行期限的协议内容,也会给执行带来障碍。故此,如果双方当事人达成协议后,一致认为付款方式、时间要自行处理,不愿写入调解书,明确不需要法院介入的,那么结案方式还是以当事人自行和解后,原告申请撤诉为好。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Copyright © 2005-2011鹤山市沙坪镇人民东路16号, 鹤山市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080285号-1
    电话:0750-8868699 传真:8868600
    鹤山市信息中心 设计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