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鹤山法院 >> 法学研究 >> 正文

浅谈社会诚信失范之司法干预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8108    更新时间:2013/6/24 

在中华几千年文化中,诚信一向是中国人引以为豪的美德,孔子云:“民无信不立,国无信不昌。”诚信乃做人之道,行事之基,立国之本。离开了“诚信”,其结果是,如说狼来了的小牧童,不讲诚信,枉送性命;像周幽王一样为博美人嫣然一笑,点燃用于战争报警的烽烟,以至国家灭亡。这些血于火的惨痛教训更验证了诚信是为人的基础,是社会文明的基石。但当前我国社会却似乎已深陷诚信危机之漩涡中,如瘦肉精、三聚氰胺奶粉、地沟油、假香米、染色馒头、塑化剂等置人民群众生命安全不顾的食品安全事件屡屡发生,小悦悦被车碾路人冷漠不相助等令人不齿的道德事件也时有发生。除了商业欺诈、制假售假、虚报冒领、学术不端、冷漠不助等商业、学术、道德上的失信现象外,行政、司法也在一定程度上缺乏公信力。可以说,诚信失范已导致了严重的信用危机,其范围之广、程度之深令人震惊。挽救重建养成成为最为常见的关于诚信的前缀词,社会心理层面上的诚信信仰救赎,以及在此基础上物态层面上的信用体系构建成为一个急迫的社会命题。

人民法院作为国家审判机关,是社会公平正义的保障者,在当前社会诚信严重缺失的形势下,必须坚守“诚信至上”的司法理念,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依法运用司法手段参与和服务社会诚信建设,努力倡导诚实信用的社会风尚。[1]

一、以“公正司法”树立司法公信形象

司法公信是社会诚信的重要基础。司法要干预社会诚信建设,首先自身就要有公信力。因此,有必要从如下三方面加强司法诚信建设。

一是以公平公正构建社会信心。“形象系于公正,法威存乎民心”,公平公正是司法工作的生命线,要坚持“公正司法、一心为民”指导方针,牢固树立诚信司法观念,做到明明白白审案,公公正正司法,勤勤恳恳干事,把每一件案件办成铁案、精品案、放心案,真正让老百姓心服口服。强力构建审判管理长效机制,建立健全规章制度,成立专门的审判管理办公室,完善案件质量评查机制,强化业绩考评,不断增加司法公信力,引导人民群众从司法个案和司法活动中感受党和政府的温暖,增强对构建诚信社会、和谐社会的信心。

二是以增强素质提升服务水平。切实加强法官政治素质、道德素质、业务素质建设,扎实开展“忠诚、为民、公正、廉洁”核心价值观教育,继续深入开展“人民法官为人民”等各项主题教育实践活动,促使干警的办案、办事、办公能力明显提升,自觉践行司法为民宗旨,培养涌现一大批立足本职岗位为诚信社会建设作贡献的审判标兵、调解能手、执行能手等先进模范人物,造就一支真正能“为大局服务,为人民司法”,让党放心、让人民满意的法官队伍。

三是以清正廉洁引领社会风尚。司法是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坚持党对法院工作的绝对领导,强化法律监督、民主监督和社会监督,强化开放型法院建设,积极寻求、调动、争取社会各方面的力量,共同努力加强司法公信建设,打牢诚信社会的基础。强化党风廉政建设,教育、引导干警牢固树立“三个至上”指导思想,坚守职业操守,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官”,切实转变工作作风,努力强化群众观点,以实际行动赢得人民群众的信任和尊崇,不断树立司法新形象,引领诚信社会建设不断发展。[2]

二、以“软法之治”促进诚信施政

《贞观政要·诚信》中说:上不信,则无以使下。《管子·小匡》中说:出言必信,则令不穷。可见,要保证一个社会的政令通畅、令行禁止,政府行为必须经得住诚信这条道德杠杆的考量,只有诚信施政,才能取信于民,才能正确引导公众对未来社会信用的预期和对社会价值的评判。[3] 诚信建设,政府既是主导者,也是引领者,政府的率先垂范,对于全社会诚信理念的树立和诚信环境的形成至关重要。作为审判机关的人民法院,应积极通过司法活动维护诚信行为,制裁失信行为,全方位扩大司法裁判维护诚信的社会效应;依法支持促进行政机关依法行政和政务公开,推进行政首长出庭应诉等专项工作,不断增强政府公信力,推动诚信政府建设。

在当前官民矛盾比较激烈的形势下,司法规制行政失信行为不应强取,而宜软攻,软法之治不失为一种理性的选择。

一是要灵活运用行政协调。行政行为除了要依据法律的授权,很大程度上还要遵循政策的引导,因此,政策与法律之间擦抢走火引发的诉讼成为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都比较棘手而又不得不面对的难题。对此,调解这一东方经验就有了用武之地,在行政诉讼协调和解机制中,司法机关一方面须主动释明,对行政机关做出行政行为的依据作出充分解释,将非典型性的行政法律关系引导至合法合理的轨道上来;另一方面须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引导行政机关重新审视行政行为,通过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主动赔偿损失等补救措施来寻求化解官民矛盾与维护政府诚信形象的最佳结合点。

二是要善于利用司法建议。司法建议可以成为司法监督政府诚信的一种软性力量。一方面,司法建议不是法定的规范文书,其内容和形式都可以比较灵活,可以针对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合理性问题委婉地提出建议,并将可能引发的法律责任告示行政机关,这比行政负责人出庭出声硬生生的行政判决都来得更人性化,更有弹性,更有张力,行政机关在心理上也更容易接受。另一方面,司法建议是司法促进政府诚信施政的一种主动的出击,其规范化、制度化已经在司法机关和行政机关之间达成共识,行政机关对司法建议的意见反馈、问题整改都已经成为行政管理的重要内容。司法建议是一种沟通,也是一种监督。

三、以“诚信为先”引导诚信守约

当前,诚信缺失的重灾区是商业领域诚信缺失,这既是社会转型时期各种利益逐利至上的结果,更是信用市场中失信者驱逐守信者、失信者得利、守信者遭殃的直接反映。笔者认为,市场经济主体之间交易的对象除了商品和服务之外,还有附诸其上的信誉度,这同样也在遵循着等价交换、互利共赢的原则。质言之,逐利与诚信应该是统一的。《左传》言曰,心载义而行之为利。诚实守信是每个市场主体必须奉行的不二法则。市场交易中的守约、履约诚信是社会诚信体系构建的重点,对于市场交易中守信与失信的利益博弈,司法的调整手段也应该是刚柔并济的。[4] 通过司法调整,树立“诚信为先”的交易理念,引导市场主体诚信守约。

一是加强对失信行为的制裁。人民法院应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依法妥善审理各类合同纠纷案件,鼓励诚信交易,强化各类市场主体依法经营、诚信经营的责任,促进商务诚信建设。依法制裁商业欺诈、恣意毁约等失信行为,严厉打击假冒伪劣、敲诈勒索、经济诈骗、商业贿赂、黑心经营等违法犯罪行为,规范经济社会发展秩序。面对着市场交易中的失信行为,不仅要增加其经济成本,还要增加其信誉成本。如在司法执行领域,要灵活运用合法的强制执行措施和处罚措施,对不讲信用、拒不执行的被执行人进行处罚和制裁。通过司法机关、金融机构、政府部门的多管齐下,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共同构建诚信平台,有效实施执行联动限制高消费等执行举措,在社会监督的阳光下让不诚信者无处遁形。此外,司法机关还可通过媒体定期发布法院审理的失信典型案例,通过用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来达到教育和惩罚的效果;而对诚信企业则要充分尊重、宣传,并对其予以必要的保护,形成守信光荣,失信可耻的社会导向。

二是对诚信关系的柔性弥合。现代商业活动的典型特征就是交易双方的长期合作,在反复博弈中建立起自己的诚信度,减少道德风险,降低交易成本,以较低的边际成本获取较高的边际收益。在这样相对稳定的合作关系中相互守约、彼此信任是基础,也是常态,当然,也难免会出现偶尔爽约。处置此类纠纷或者诉讼,司法就应该区别对待,不能轻易破坏这种在重复博弈中建立起来的社会有效信用机制,在某些情况下还要有意撮合,这是现代社会效率、效益价值取向的要求,亦不违背公正价值。

三是指导行业组织的诚信自律。诚信体系的构建是社会机体基于对规范、秩序的需求而自觉自发的内生,因而社会行业组织的诚信自律是规范诚信经营的根本之策。司法机关要主动引导行业组织形成独特的诚信评价体系以及相应的管理和问责制度,进而形成以诚信树品牌的良好氛围。而一旦一个行业内部的诚信体系完整地建立起来,对于一些纠纷往往也不需要司法力量的介入,因为以诚信为标准的道德评价本身就是一种化解矛盾的有效手段。

四、以“诚信为本”推动公民诚信道德建设

古人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遵守诚信,既是市场主体必须奉行的不二法则,又是立人、兴业、治家、固邦的重要保障。[5] 人民法院作为国家审判机关,司法服务社会诚信建设,责无旁贷。一方面,人民法院要通过依法审理婚姻家庭、损害赔偿、相邻关系等民事案件,促进邻里家庭和睦信任,并通过依法调节、引导社会关系,促进人人诚实守信、依法办事,努力推动遵守诚信的良好社会风尚的形成。另一方面,人民法院应正确处理能动司法与主动服务的辩证关系,坚持在能动司法中服务,在主动服务中司法,通过深入开展调研,对社会诚信建设中出现的有违诚信行为的手段、特点、规律,举一反三地准确分析问题产生的原因,及时提出司法建议,协助有关单位和部门寻求诚信建设的法律对策,不断完善诚信建设方面的监督机制,堵漏补缺,从而确保社会诚信体系的不断完善。

诚信是一切道德的基础和根本,是市场经济的支柱,是一个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根基。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对构建社会诚信体系作出了全面部署,人民法院作为一支重要的构建力量,司法参与和服务社会诚信建设,责任重大!

 

 

 

 

 

 



1、张智全著:《司法服务社会诚信建设责任重大》,20111020《人民日报》。

2、杨上宇著:《充分发挥司法职能作用 着力推进诚信社会建设

3许建兵 薛忠勋著:《司法参与社会诚信建设》,http://chinacourt.org

4许建兵 薛忠勋著:《司法参与社会诚信建设》,http://chinacourt.org

5张智全著:《司法服务社会诚信建设责任重大》,20111020《人民日报》。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Copyright © 2005-2011鹤山市沙坪镇人民东路16号, 鹤山市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080285号-1
    电话:0750-8868699 传真:8868600
    鹤山市信息中心 设计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