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鹤山法院 >> 裁判文书 >> 其他 >> 正文

(2013)江鹤法交初字第356号民事判决书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4861    更新时间:2013/8/20 

广东省鹤山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江鹤法交初字第356号

原告:黄济厚。

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门中心支公司。

原告黄济厚诉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门中心支公司(下简称“保险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5月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古辉林适用简易程序独任进行审判,于同年6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黄济厚的委托代理人任坚明和被告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吕银仙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曾连招是粤J11902小型轿车车主,2012330原告在被告处购买了机动车辆商业保险,保险期间:201243201342,条款注明:车辆损失险:赔偿限额50000元;不计免赔;同时原告在被告处购买了强制险,保险期间:2012432013422013314140,张玉和驾驶粤J11902小型轿车自小范工业区往前进路行驶,行驶至沙坪镇经华路小范卫生所前,因不注意安全,粤J11902小型轿车右前方与经华路花圃发生碰撞,造成粤J11902轿车、花圃损坏的交通事故,张玉和负事故全部责任。原告支付了全部的损失,损失如下:1、粤J11902小型轿车损失:车辆损失12480元、拖车费200元、车损鉴定费770元,合计13250元;2、花圃损失:鉴定费210元、花圃损失1260元,合计1470元。原告向被告理赔遭拒后诉至法院,请求: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理赔款14920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负担。

原告为其陈述的事实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并认为所证明的事实有:

1、《居民身份证》复印件1份,证明原告诉讼主体资格。

2、《事故认定书》复印件1份,证明交通事故事实及责任。

3、《驾驶证》复印件1份;4、《行驶证》复印件1份。

证据3、4证明交通事故发生时驾驶员及车主情况。

5、《保险单》复印件2份,证明原告在被告处购买了强制险和商业险。

6、《报案记录》复印件2份,证明原告在交通事故发生时已报保险公司。

7、《发票》复印件2份,证明原告支付的鉴定费用。

8、《车物损失价格鉴定结论书》复印件2份,证明本次事故造成的花圃损失和原告的车辆损失。

9、《拖车费发票》复印件1份,证明原告支付的拖车费。

10、《发票》复印件2份,证明原告支付的汽车维修费用和路损维修费用。

11、《证明》、《身份证》复印件各1份,证明原告是车辆实际所有人。

庭审中,原告出示了证据2、6、7、8、9、10、11的原件,复印件经核对与原件无异。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一、我司对原告诉求的车损有异议,原告诉求的车损价格过高,为此我司已提交了重新鉴定的申请。事故发生时,原告没有立即报案,而是事隔16个小时才报案,不排除其有醉驾的行为。另根据《全省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45条的规定,原告应该及时通知保险公司现场勘查,如果保险公司已经及时提供了车辆修复方案,应予以认可,我司已经及时提供了修复方案,定损价格为4559元,原告的车损应以我司的定损价格为准。二、退一步来说,即使不认可我司的定损价格,也不应以原告提供的结论书所鉴定的金额12480元来确定我公司的赔偿金额。因为本案的保险合同为不定值保险合同,根据保险条款第十条 “本保险合同中的实际价值是指新车购置价减去折旧金额后的价格……被保险机动车的折旧按月计算,不足一个月的部分,不计折旧。9座以下客车月折旧率为0.6%……最高折旧金额不超过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新车购置价的80%”和第二十七条 “发生部分损失时,按核定修理费用计算赔偿,但不得超过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的实际价值”的约定,本案事故车辆的新车购置价为50000元,初次登记年月为1999年7月1日,距离事故发生时有164个月,根据上述约定,原告诉求的维修费用已超过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的实际价值,故我方不予确认。三、对拖车费,我公司无异议;对车损鉴定费和花圃鉴定费,根据保险条款的约定,是间接损失,不属保险赔偿范围,我司不予认可;对花圃的损失由法院依法认定,原告应提供实际支付该笔费用的有关证据;本案诉讼费不属保险赔偿范围,不应由我公司承担。

被告为其辩解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并认为所证明的事实有:

12、《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复印件1份,证明保险条款的相关约定。

13、《保险事故车辆修理定损单》复印件1份,证明被告已及时向原告提供了汽车修复方案,修复价格为4559元。

经开庭质证、认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提出如下质证意见:证据1、3、4没有原件核对,无法质证;对证据2、5、6无异议,证据6显示原告延迟报案;对证据7的关联性不予确认,鉴定费不属保险赔偿范围;对证据8中的车损鉴定结论书的真实性不予确认,该鉴定是原告单方委托进行的,且维修费用超过车辆的实际价值,我方不予认可;对花圃损失的鉴定结论书由法院依法认定。对证据9无异议,对拖车费200元我方予以认可。对证据10中的修车发票不予确认,维修费价格过高,对花圃修复费发票由法院予以认定;对证据11的真实性无法确认。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提出了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1原告之前没有看过,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由法院依法核实;对证据12不予确认,该定损单是原告单方作出的,没有经原告签名确认。对上述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对有异议的证据,本院将根据上述已确认的证据,结合原、被告的质证意见、庭审笔录进行综合认定,并将经确认和认定的证据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根据上述证据,经开庭审理,查明如下事实:曾连招是粤J11902号轿车的登记车主,原告黄济厚是该车的实际车主和支配人。2012330,原告黄济厚以自己为被保险人,以粤J11902号轿车为被保险机动车,向被告保险公司购买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包括车辆损失险、第三者责任保险等保险在内的商业保险,保险期间自2012年4月3日零时起至2013年4月2日二十四时止。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为2000元、车辆损失险保险金额为50000元、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为500000元,原告并为车辆损失险、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等购买了不计免赔率附加险。原告按约定向被告缴清了保险费,被告向原告签发了保险单。其中,《机动车辆保险单》上记载了J11902号轿车的初次登记年月为199971,新车购置价为50000元。在该保险单“明示告知”部分第5点载明“发生保险事故后,在48小时内通知本保险人”。

2013314140,张玉和驾驶粤J11902轿车自鹤山市沙坪镇小范工业区向前进路方向行驶至沙坪镇经华路小范卫生所前,因不注意安全,粤J11902轿车右前角与路旁花圃发生碰撞,造成粤J11902轿车和花圃损坏的交通事故。鹤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编号为NO2013000123的事故认定书认定:张玉和负事故全部责任。

事故发生后,原告即向交警报案,并分别于当日9时53分、17时03两次向被告保险公司报险。之后,原告与被告保险公司无法就损失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原告方由张玉和委托鹤山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下简称“价格认证中心”)对车辆和花圃的损失进行鉴定。价格认证中心分别于2013年4月1日和10日作出鹤价认车鉴【2013】44号、46号两份《鹤山市道路交通事故车物损失价格鉴定结论书》,鉴定J11902轿车损失12480元、花圃损失1260元。原告为此支付了车损鉴定费770元和花圃损失鉴定费210元。其后,J11902轿车和花圃分别由鹤山市沙坪新劲汽车修配厂和鹤山市新劲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进行了修复,原告支付了车辆维修费12480元和花圃修复工程费1260元。此外,原告还因本次事故支付了拖车费200元。2013年5月6日原告以被告不履行保险赔偿责任为由诉至本院。

诉讼中,被告保险公司提供了一份《保险事故车辆修理定损单》,认为经其公司核定,粤J11902轿车的损失金额为4559元。在该定损单上,只加盖了被告保险公司的“事故车辆核价专用章”,无原告的签名。庭审中原告否认曾收到该定损单,也不认可该定损单上的定损金额。

另查明:《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第三条约定:“本保险合同为不定值保险合同……”;第四条约定:“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因下列原因造成被保险机动车的损失,保险人依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一)碰撞、倾覆、坠落……”;第十条约定:“保险金额由投保人和保险人从下列三种方式中选择确定,保险人根据确定保险金额的不同方式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一)按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新车购置价确定……(二)按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实际价值确定。本保险合同中的实际价值是指新车购置价减去折旧金额的价格……被保险机动车的折旧按月计算,不足一个月的部分,不计折旧。9座以下客车月折旧率为0.6%,10座以上客车月折旧率为0.9%,最高折旧金额不超过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新车购置价的80%。折旧金额=投保时的新车购置价×被保险机动车已使用月数×月折旧率”;第二十七条约定:“保险人按下列方式赔偿:(一)按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新车购置价确定保险金额的:1、发生全部损失时……2、发生部分损失时,按核定修理费用计算赔偿,但不得超过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的实际价值……(三)施救费用赔偿的计算方式同本条(一)、(二),在被保险机动车损失赔偿金额以外另行计算,最高不超过保险金额的数额” 。

本院认为:本案为财产保险合同纠纷。原告与被告设立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车辆损失保险以及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均是双方当事人真实的意思表示,且无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应按照法律的规定和合同的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因原、被告对于双方之间成立保险合同关系以及涉案保险事故发生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根据双方的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告保险公司对原告已支付的车辆维修费、拖车费、花圃修复费和鉴定费应如何承担保险赔偿责任。对此,本院评析如下:

一、关于车辆维修费。

本次事故发生后,原告即向交警报警,并分别于当日9时53分、17时03两次向被告保险公司报险,已履行了合同约定的“发生交通事故后在48小时内通知保险人”的义务,交警部门也并无认定驾驶人张玉和存在酒驾或醉驾行为,为此,被告关于原告没有即时报案,而是时隔16个小时才报案,不排除有醉驾行为的辩解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原告为证明粤J11902号轿车的维修费为12480元,向本院提供了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车物损失价格鉴定结论书》。被告保险公司对此有异议,认为该鉴定结论书认定的车辆维修费用过高,并提供了一份《保险事故车辆修理定损单》,认为粤J11902轿车的维修费用为4559元。由于被告提供的修理定损单是被告单方制作的,并没有原告的签章确认,且诉讼中原告不予确认,故本院对该修理定损单所认定的维修费不予采信。

另外,事故发生后,原告已及时向被告保险公司报险,被告保险公司则应在合理期限内与原告协商修复受损车辆或在协商不一致的情况下委托有资质的第三方对车辆受损情况进行鉴定,但直至原告起诉,被告既未与原告就车辆的修复达成一致意见,也未委托有资质机构进行定损,被告的行为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十三条“保险人收到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的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请求后,应当及时作出核定……保险人应当将核定结果通知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的规定。在此情况下,原告自行委托具有价格评估资质的机构对受损车辆进行评估定损,并依据定损结论进行维修,是合理的救济途径。原告提供的鉴定结论书虽是单方委托进行的,但却是由有价格鉴定资质的机构作出的,诉讼中被告也未能提供充足证据推翻该鉴定结论。为此,本院对价格认证中心作出的鉴定结论书予以确认,对被告重新鉴定的申请不予采纳,并结合维修发票核定粤J11902号轿车的维修费为12480元。

本案所涉的车辆损失险保险合同是不定值保险合同,原、被告在保险单上没有约定保险价值,只约定了保险金额,保险金额为新车购置价50000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五条第二款“投保人和保险人未约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的,保险标的发生损失时,以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为赔偿计算标准”的规定以及保险条款中“当发生部分损失时,按核定维修费用计算赔偿,但不得超过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的实际价值……实际价值是指新车购置价减去折旧金额的价格……折旧金额=投保时的新车购置价×被保险机动车已使用月数×月折旧率……最高折旧金额不超过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新车购置价的80%”的约定,因原告的粤J11902号轿车的新车购置价为50000元,初次登记时间为199971,至事故发生时已经使用了13年零8个月即164个月,按9座以下客车的月折旧率0.6%计算,其折旧金额为最高折旧金额40000元(50000元×80%)。由此可计得保险事故发生时粤J11902号轿车的实际价值为10000元(新车购置价50000元-最高折旧金额40000元)。由于原告所支付的车辆维修费用为12480元,已超过了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辆的实际价值,故被告保险公司应在车辆损失险中对粤J11902号轿车的维修费承担10000元的赔偿责任。原告诉求被告保险公司承担的维修费超过本院认定的数额,对超过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拖车费。

由于粤J11902号轿车在本次事故中受损,原告诉求的拖车费200元是因事故所产生的合理费用,有相应发票证实,且被告对此无异议,本院依法确定,该费用应由被告保险公司在车辆损失险中予以理赔。

三、关于花圃修复费。

由于本次事故也导致了路旁花圃受损,在被告未积极履行评估定损义务的情况下,原告单方委托价格鉴证中心对花圃的损毁情况进行评估定损,并由相关部门进行了修复,修复费用有相应的发票证实,对花圃修复费1260元,本院予以确认。该费用应由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财产损失限额中予以赔付。

四、关于鉴定费。

如前所述,在原、被告对受损车辆和花圃维修问题未达成一致,而被告未积极履行评估定损义务的情况下,原告单方委托第三方的评估机构进行评估定损,是解决纠纷的合理救济途径,原告为此支付的车损鉴定费770元、花圃损失鉴定费210元是合理产生的费用,且原告提供了相应的发票予以证实,该费用应由被告保险公司承担。因保险合同中并无明确约定鉴定费不属保险赔偿范围,故被告保险公司认为鉴定费用是间接损失,不属其赔偿范围之辩,理据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被告保险公司应按合同的约定向原告赔付车辆维修费10000元、拖车费200元、花圃修复费1260元、车损鉴定费770元、花圃鉴定费210元,合计1244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五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门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黄济厚支付保险赔偿款12440元。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减半收取为86.50元,由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门中心支公司负担(受理费原告已预交,被告负担的受理费于给付赔偿款时一并付给原告,本院不再收退)。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上诉的,应在递交上诉状次日起七日内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向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逾期不交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

 

古辉林

 

 

 

 

 

二○一三年七月三十日

本件与原件核对无异

 

 

 

 

书 记 员

 

麦翠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Copyright © 2005-2011鹤山市沙坪镇人民东路16号, 鹤山市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080285号-1
    电话:0750-8868699 传真:8868600
    鹤山市信息中心 设计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