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鹤山法院 >> 裁判文书 >> 其他 >> 正文

(2013)江鹤法交初字第461号民事判决书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4727    更新时间:2013/8/20 

广东省鹤山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江鹤法交初字第461号

原告:卢超连。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门市鹤山支公司。

原告卢超连诉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门市鹤山支公司(下简称“保险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6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古辉林适用简易程序独任进行审判,于同年7月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卢超连的委托代理人任坚明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保险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故本案是缺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是粤JC1911号小轿车车主,2013年3月1日在被告处购买神行车保机动车辆商业保险,保险期间从2013年3月2日2014年3月1日,条款注明:车辆损失险赔偿限额88760元,第三者责任险300000元,不计免赔。同日在被告处购买交强险,保险期间从2013年3月2日2014年3月1日2013年4月16日2时15分,张玉和驾驶粤JC1911号小轿车自鹤山市沙坪镇中山路往人民路方向行驶,行驶至鹤山市沙坪镇中山路义学路路段时,因措施不当,失控碰撞禁停路牌、路灯,造成粤JC1911号小轿车、禁停路牌、路灯损坏的交通事故,原告负担事故全部责任。原告损失如下:1、粤JC1911号小轿车损失:车辆损失12710元、停车费15元、拖车费240元、车损鉴定费770元,合计13735元;2、路灯损失:路灯损失1055元、物损鉴定费200元,合计1255元;3、禁停牌损失:1259元。以上合计16249元。原告就上述损失向被告索赔未果后,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支付原告理赔款16249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为其陈述的事实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并认为所证明的事实有:

1、《居民身份证》复印件1份,证明原告诉讼主体资格。

2、《驾驶证》、《行驶证》复印件各1份,证明原告诉讼主体资格。

3、《保险单》复印件2份,证明被告诉讼主体资格及保险合同内容。

4、《事故认定书》复印件1份,证明交通事故事实及责任。

5、《停车、拖车费发票》复印件1份,原告支付的停车和拖车费用。

6、《物损鉴定费发票》复印件1份,证明原告支付的物损鉴定费用。

7、鹤价认车鉴【2013】58号《车物损失价格鉴定结论书》复印件1份。

8、《路灯修复工程发票》复印件1份。

证据7、8共同证明路灯损失。

9、《车损鉴定费发票》复印件1份,证明原告车损鉴定费。

10、鹤价认车鉴【2013】56号《车物损失价格鉴定结论书》复印件1份,证明原告车损。

11、《物损估损清单》复印件1份,证明指示牌损失。

12、《维修费发票》复印件1份,证明车辆维修费用。

13、《禁停牌修复工程发票》复印件1份,证明禁停牌的维修费用。

14、《情况说明》复印件1份,证明由鹤山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出具情况说明证实鹤价认车鉴【2013】56号《车物损失价格鉴定结论书》第2页结论日期错误,应为2013年4月27日

庭审中,原告出示了证据4—14的原件,本院经核对后,当庭收取了证据4、5、6、8、9、11、12、13、14的原件附案,其他证据原件退回给原告。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一、针对原告在本案中诉请所依据的事实,我司对该案中的交通事故的事实和鹤山交警大队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无异议。二、原告为其车辆在我司购买交强险、机动车损失险,我司依照双方签订的《交强险条款》、《机动车损失保险条款》对原告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我司对原告诉请的车辆维修费12710元不予确认。首先,该鉴定报告出具时间是2013年3月27日,而事故发生时间是2013年4月16日,鉴定报告在事故发生前出具,我司不予确认该鉴定价格与本次事故的关联性。其次,该车损鉴定并没有通知保险公司,违反了《机动车损失保险条款》第十三条的约定。因此,我司对原告单方委托鹤山市物价局对粤JC1911车辆作出的鉴定价格不予认可,且原告也没有相应的维修费发票予以印证其实际损失。综上,原告的车辆损失价格应当进行重新鉴定。三、路灯损失的金额由法院依法认定,禁停牌损失应由原告补充相应的维修票据予以印证实际产生的费用。四、根据《机动车损失保险条款》第九条第九项的约定,未经保险人事先书面同意的鉴定费、诉讼费不属于保险公司的赔偿范围,因此,原告支出的鉴定费、本案诉讼费不应由我公司承担。

被告为其辩解在举证期限内提供了以下证据:

15、《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神行车保机动车综合险(2009版)保险条款》复印件1份。

经开庭质证、认证,被告保险公司无出庭辨认原告提供的证据,无发表质证意见;原告对被告保险公司提供的证据15认为由法院依法核实。对上述证据,本院经审查后认为,被告保险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出庭应诉,无发表质证意见,视为其放弃质证、辩证的权利,原告保证了其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本案又无其他证据足以推翻原告提供的证据,故本院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14的真实性及其认为所证明的事实予以确认;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5的真实性,本院也依法予以确认。本院将根据上述已确认的证据,结合原、被告的诉辩意见、庭审笔录进行综合认定,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根据上述证据,经开庭审理,查明如下事实:2013年3月1日,原告卢超连以自己为被保险人,以其自有的粤JC1911号轿车为被保险机动车,向被告保险公司购买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包括车辆损失险、第三者商业责任保险等商业保险在内的神行车保系列产品保险,保险期间自2013年3月2日零时起至2014年3月1日二十四时止。其中,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为2000元、车辆损失险赔偿限额为88760元、第三者商业责任保险赔偿限额为300000元。原告并为车损险、第三者商业责任险等购买了不计免赔率附加险。原告按约定向被告缴清了保险费,被告向原告签发了保险单。

2013年4月16日2时15分,张玉和驾驶粤JC1911号车辆自鹤山市沙坪镇中山路往人民路方向行驶,行驶至中山路义学路路段时,因措施不当,失控碰撞路边的禁停路牌和路灯,造成粤JC1911号小轿车、禁停路牌、路灯损坏的交通事故,经鹤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张玉和负事故全部责任。

事故发生后,张玉和电话向被告保险公司报险,被告保险公司派员到场勘验。双方无法就车辆的损失和路灯的修复费用达成一致意见,被告无就车辆和路灯向原告作出修复方案,只是于2013年4月28日作出一份《物损估损清单》,对禁停指示牌的估损金额为1259元。其后,张玉和就车辆和路灯的损失委托鹤山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下简称“价格认证中心”)进行鉴定。价格认证中心于2013年4月27日、28日作出鹤价认车鉴【2013】56号和58号两份《鹤山市道路交通事故车物损失价格鉴定结论书》,鉴定粤JC1911号车辆损失12710元、路灯损失1055元。原告为此支付了车损鉴定费770元和物损鉴定费200元。其后,受损车辆、路灯和禁停指示牌分别由鹤山市沙坪新劲汽车修配厂、鹤山市路灯公司、鹤山市新劲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进行了修复,原告支付了车辆维修费12710元、路灯修复费1055元、禁停指示牌修复工程费1259元。此外,原告还因本次事故支付了拖车费240元、停车费15元。2013年6月3日原告以被告无履行保险赔偿责任为由诉至本院。

诉讼中,价格认证中心作出了一份《关于鹤价认车鉴【2013】56号结论书的情况说明》,将鹤价认车鉴【2013】56号鉴定结论书中的日期2013年3月27日修正为2013年4月27日

本院认为:本案为财产保险合同纠纷。原告与被告设立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神行车保系列产品保险合同均是双方当事人真实的意思表示,且无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应按照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根据原、被告的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原告在本次事故中损失多少;二、被告保险公司对原告在本次交通事故中的损失应如何承担保险赔付责任。

一、关于原告诉求的各项损失,本院评析如下:

1、粤JC1911号车辆和被撞路灯的修复费用。原告为证明本次事故造成其损失车辆维修费12710元和路灯修复费1055元,向本院提供了价格认证中心的鉴定结论书两份和发票两张。被告公司抗辩认为车损鉴定报告是原告单方委托进行的,鉴定时没有通知保险公司,违反了《机动车损失保险条款》的规定,故对该鉴定价格不予认可,并要求对车损情况重新进行鉴定。对此,本院认为,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后,原告已及时通知被告保险公司勘察现场,被告保险公司则应在合理期限内与原告协商修复受损车辆和路灯的方案或对车辆和路灯的受损情况进行鉴定,但直至原告起诉,被告既未与原告就车辆和路灯的修复达成一致意见,也未委托有资质机构进行定损,被告的行为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十三条“保险人收到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的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请求后,应当及时作出核定……保险人应当将核定结果通知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的规定。在此情况下,原告自行委托具有价格评估资质的机构对受损车辆和路灯进行评估定损,并依据定损结论进行维修,是合理的救济途径。原告提供的两份鉴定结论书虽是单方委托进行的,但却是由有价格鉴定资质的机构作出的,诉讼中被告也未能提供充足证据推翻上述鉴定结论。为此,本院对价格认证中心作出的两份鉴定结论书予以确认,并结合维修发票认定原告在本次事故中损失车辆维修费12710元、路灯修复费用1055元。至于被告保险公司认为车损鉴定报告出具的时间是2013年3月27日,而事故发生时间是2013年4月16日,鉴定报告在事故发生前出具,其不予确认该鉴定价格与本次事故的关联性的问题。由于在诉讼中,价格认证中心出具了一份情况说明,对原鉴定结论书上的日期笔误进行了补正,故对被告的上述抗辩理由,本院也不予采纳。

2、鉴定费用。如前所述,在原、被告对受损车辆和路灯维修问题未达成一致,而被告未积极履行评估定损义务的情况下,原告单方委托第三方的评估机构进行评估定损,是解决纠纷的合理救济途径,原告为此支付的车损鉴定费770元、路灯损失鉴定费200元是合理产生的费用,且原告提供了相应的发票予以证实,该鉴定费应由被告保险公司承担。被告保险公司认为鉴定费用不属其赔偿范围之辩,理据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纳。

3、拖车费和停车费。由于粤JC1911号车辆在本次事故中受损,原告诉求的拖车费240元和停车费15元是因事故所产生的合理费用,属于被告保险公司的赔偿范围,且原告提供的相应发票予以证实,本院依法予以支持。

4、禁停指示牌的修复费用。因被告保险公司在本次事故发生后对禁停指示牌进行了估损,估损金额为1259元,而原告为修复指示牌也是支付了1259元,并有发票为证。为此,对原告诉求的禁停指示牌的损失1259元,本院依法予以支持。

综上,原告在本次事故中的损失包括:车辆维修费12710元、路灯修复费1055元、车损鉴定费770元、路灯鉴定费200元、停车费15元、拖车费240元、指示牌修复费1259元,合共16249元。

二、关于被告保险公司对原告的上述损失应如何承担保险赔付责任的问题。

由于原告向被告保险公司购买了交强险以及包括车辆损失险、第三者商业责任保险等在内的商业险,并为车辆损失险、第三者商业责任保险购买了不计免赔率附加险,而本次事故又发生在保险期间内,故对原告的上述损失16249元,被告保险公司应在各类保险赔偿限额内承担赔付责任。其中,车辆维修费、停车费、拖车费、车损鉴定费应在车辆损失险赔偿限额88760元中予以理赔;路灯修复费、路灯鉴定费、指示牌修复费则应先在交强险财产损失限额内赔付2000元,不足部分再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300000元中予以理赔。

综上所述,被告公司应向原告赔付各项损失合计16249元。原告的诉讼请求,事实清楚、理据充分,本院予以支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门市鹤山支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卢超连支付保险赔偿款16249元。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减半收取为103.50元,由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门市鹤山支公司负担(受理费原告已预交,被告负担的受理费于给付赔偿款时一并付给原告,本院不再收退)。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上诉的,应在递交上诉状次日起七日内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向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逾期不交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

 

古辉林

 

 

 

 

 

二○一三年七月二十九日

本件与原件核对无异

 

 

 

 

书 记 员

 

麦翠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Copyright © 2005-2011鹤山市沙坪镇人民东路16号, 鹤山市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080285号-1
    电话:0750-8868699 传真:8868600
    鹤山市信息中心 设计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