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鹤山法院 >> 裁判文书 >> 民事 >> 雅瑶法庭 >> 正文

(2013)江鹤法民一初字第187号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829    更新时间:2013/12/16 

广东省鹤山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江鹤法民一初字第187号

原告:黄X

委托代理人:王志峰,广东新健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胡艳贞,广东新健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被告:马X环。

被告:骆X雄。

两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黄龙昌,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两被告的委托代理人:朱少婕,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告黄X诉被告马X环、骆X雄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3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源冠泉进行独任审判,并于201348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王志峰、两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黄龙昌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两被告在鹤山市桃源镇甘棠村猫公坑开设了一家养猪场,该养猪场共有十多名工人,对外称作猫公坑养猪场,但没有挂牌。经向鹤山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查询,该养猪场并没有进行工商注册登记。原告黄X2011227进入猪场从事碎料工作。2012518,原告在碎料的过程中,被传动提升玉米的机器搅伤,致使左足1-3趾开放性骨折并肌腱血管神经损伤、左足第4-5趾缺损伤。原告于2012518201289进行住院治疗。20121024,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江门分所按照《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GB/Tl6180-2006)标准,评定原告的损伤为七级伤残。事故发生后,原告多次与两被告协商赔偿事宜,均遭拒绝。原告所在的用人单位无营业执照,未经依法登记、备案,而且原告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所以原告属于《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规定的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应依照该法获得相应的赔偿。本案赔偿项目及赔偿金额如下:1、治疗期间生活费,2659/月÷30×164=14535.87元;2、护理费,80/天×83=6640.00元;3、住院伙食补助费,50/天×83=4150.00元;4、交通费用,500元;5、一次性赔偿金,31908/年×4=127632元;6、鉴定费,1000元。共计:154457.87元。综上所述,特请求法院依法判令:一、两被告立即向原告支付各项赔偿费用共计154457.87元;二、两被告承担本案所有的诉讼费和鉴定费。

两被告辩称:一、两被告与原告是雇佣关系,但原告的左脚受损伤并非工作原因造成,是原告自己的过错所致。原告经其哥哥请求,为两被告提供劳务,仅在碎料房内负责猪场的碎料工作,但不包括碎料屋外饲料的卸货,每月劳动报酬l800元。2012518日下午顺利饲料厂向猪场运来一车玉米,并派来两名搬运工卸货到猪场仓库,顺利饲料厂包卸货,不需要猪场人员参与,但原告出于好奇,靠近卸货场地,从而踩入提升机内导致左足受伤。原告并不是在从事碎料劳务过程导致受伤的。根据《侵权责任法》第35条的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告的受伤并非“因劳务”行为所遭受,原告对自己的受伤,应承担全部过错责任,退一步而言,作为雇主的被告也可以减轻或免除赔偿责任。二、对原告在起诉状中提出的赔偿项目和金额提出如下异议:原告住院期间,被告按正常工资标准向原告支付了工资,并为原告垫付了全部的医药费、餐费等费用。1、对治疗期间生活费的异议,首先,被告支付了工资,被告已对原告治疗期间的生活费作出了补助;其次,该请求也缺乏法律依据,故原告诉求再要求被告支付生活费及要求补偿的天数均于法无据。2、对护理费的异议,(1)原告住院期间,其太太夏X亚没有上班,但被告仍按夏X亚正常上班的工资标准支付了工资,故被告己对原告的护理费作出了补助。(2)根据原告提交资料(包括病历及医生的医嘱)均不能显示原告住院期间需要聘请第三方进行护理。3、对住院伙食补助费的异议,被告己支付了原告住院期间的伙食费。4、对交通费有异议,根据原告所提交证据七“车票”(时间和地点)显示,该车票并不是原告因就医治疗所支出的交通费,而且该车票的发票金额共计仅为112元。5、对一次性赔偿金有异议,(1)本案不存在非法用工事实,且原告并不是因工作原因而受伤,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一次性赔偿金”没有法律依据。(2)被告对原告自己委托的鉴定机构所作《法医学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依据和鉴定结论不予认可。本案应适用20051月最高院颁发《最高人民法院人体损伤残疾程度鉴定标准(试行)》鉴定标准:l.2款明确该鉴定标准“适用于人民法院审理刑事、民事和行政案件中涉及的人体损伤残疾程度的鉴定,故该鉴定意见书不应采信。6、对鉴定费有异议,该鉴定费是原告履行自身的举证义务所指出的费用,应该由其自行承担。而且鉴定依据适用错误,不应当予以采信。三、对于原告脚伤的补偿,被告与原告已协商一致并补偿完毕。原告出院后,被告与原告协商一致,由被告向原告一次性支付脚伤补助金人民币3600元后,原告不再向被告追究因脚伤而造成的任何赔偿。被告已于2012911向原告支付了该补助金人民币3600元。但事隔数月,原告却向法院诉求要求支付脚伤的赔偿,明显违反了以前的承诺。被告与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自愿的基础上对赔偿事宜达成一致意见,且没有存在欺诈、胁迫等可变更、可撤销或协议无效情形。因此根据民法通则及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被告与原告所达成的赔偿和解应当有效。基于被告已向原告支付了赔偿金额,故关于原告因脚伤而向被告追究赔偿的所有事宜应当终结。四、若原告不承认该和解协议,原告也应当为自己的过错承担责任,理应退还被告前述全部或部分费用。综上所述,请求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两被告在鹤山市桃源镇甘棠村猫公坑经营猪场(没有领取营业执照),原告黄X及其妻子夏X亚在该猪场工作,工资均为1800/月。2012518日下午,原告黄X不小心失足跌入正在运转的玉米传输机,致左脚受伤。事故发生当天,原告先后被送往鹤山市桃源镇卫生院及鹤山市人民医院治疗后,随即转往佛山市顺德和平创伤外科医院住院治疗了83天(2012518至同年89)。原告于201289出院后,仍回到被告经营的猪场工作至2012911辞工。被告于2012911向原告出具《工资单》,内容为被告支付原告黄X2012年5月1至同年9月11的工资7860元+一次性脚伤补助3600元=11460元,另支付黄X的妻子夏X201251至同年911的工资7860元,以上金额合计19320元,并记载于“实发工资”一栏。该《工资单》还载明:“黄X主动提出要求停工,一次性脚伤补助金额3600元正,并表示不再追究因此次伤害造成的任何赔偿责任”,原告黄X在《工资单》“领款人”一栏签名确认并收取了款项。20121024,原告自行委托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对其伤残等级进行检验鉴定,该所于20121029作出鉴定意见为:黄X左足第45趾缺失,第1-3趾短缩畸形,功能完全丧失,伤残等级为七级。201319,原告黄X向鹤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该局于同年117作出《工伤认定申请不受理决定书》。黄X2013130向鹤山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委员会于当天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原告经索赔无果,遂诉至法院。

另查明:1、庭审中,原、被告双方确认骆X雄为原告支付了全部医疗费42469.21元、住院伙食费3038元、护理费7680元、租床费240元、购买便盆费37.95元。2、原、被告双方确认2012911的《工资单》内容是由被告的员工书写,然后由原告黄X本人签名确认并收取款项,但原告认为“黄X主动提出要求停工,一次性脚伤补助金额3600元正,并表示不再追究因此次伤害造成的任何赔偿责任”的内容是被告在原告签名后加上去的,且认为该3600元是原告与夏X亚两人的奖金而不是补偿金。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庭审笔录、调解笔录及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在案佐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属于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由于两被告经营的猪场没有领取营业执照,属于非法用工,故原告主张赔偿项目和金额按非法用工方面的法律法规处理,理据充分,应予支持。

事故造成原告的经济损失如下:

1、医疗费42469.21元。原、被告双方确认原告因本次事故产生的所有医疗费合计为42469.21元。原告提供了病历、出院小结、出院诊断证明书在案佐证,被告提供了收费收据2张、发票联1张在案佐证,足以认定。

2、住院伙食补助费4150元。原告在顺德和平创伤外科医院住院治疗了83天,参照《广东省2012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伙食补助费50元/天标准计算,原告的伙食补助费为50元/天×83天=4150元。

3、住院护理费4150元。虽无医嘱证明原告住院期间需人陪护,但从原告的受伤部位及伤情考虑,其住院期间确实需陪人一名,按照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劳务报酬50元/天标准计算,原告的护理费为50元/天×83天=4150元。

4、对原告主张的交通费不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根据原、被告双方提供的证据,原告就医的时间为2012518日至同年89日,而原告提供的六张车费发票联的乘车日期处于20121024日至201319日之间,时间并非处于原告治疗期间,因此原告主张的交通费不能证明与本案有关联性,本院不予支持。

5、对原告主张的治疗期间生活费,因该赔偿项目没有法律依据,故本院不予支持。

6、对原告主张的一次性赔偿金及鉴定费不予支持。《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第三条均规定:“……一次性赔偿金数额应当在收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或童工死亡或者经劳动能力鉴定后确定。劳动能力鉴定按照属地原则由单位所在地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办理”。由上述规定可知,原告主张一次性赔偿金的,必须先经被告经营猪场所在地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进行劳动能力鉴定。原告自行委托进行鉴定的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不是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且被告对该鉴定结论不予承认,故该鉴定结论不适用于主张一次性赔偿金。因此,原告以上述鉴定意见为依据主张一次性赔偿金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由此产生的鉴定费亦应由原告自负。至于一次性赔偿金,原告应在向相应的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进行劳动能力鉴定后,再另行主张。

上述金额合计50769.21元,属于原告因本次事故造成的人身损失,本院予以确认。

对被告已经支付了的却不属于原告损失内容的费用,应作如下认定:

1、租床费240元,由于该项目理应包含在护理费范畴内,不属于原告损失内容,故应视为被告已经作出的赔偿。

2、便盆费37.95元,由于原告并无提供医嘱或相关证明证实原告需要另行购买该物品,假如原告需购买,该购买行为应视为原告的自愿行为,由此产生的费用亦应由原告自负,现被告已经代为支付了,故应视为被告已经作出的赔偿。

3、一次性补偿款3600元,2012年9月11日的《工资单》注明该3600元是原告的脚伤补助款,故属于被告已经作出的赔偿。对原告主张的该3600元属于奖金的内容,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对被告辩称的“原告与被告协商一致,由被告向原告一次性支付脚伤补助金3600元后,原告不再向被告追究因脚伤而造成的任何赔偿”的内容,首先,该《工资单》只有原告黄X在“领款人”一栏签名,并没有被告签名,故该工资单不具备协议的形式要件,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协议;其次,上述内容是被告员工书写于《工资单》内,该补助金3600元因与原告夫妻二人应收工资合计于“实发工资”金额内,故原告只能像以往签收工资一样在“领款人”一栏签名,假如就此认定原告同意收取该3600元后就不再追究被告赔偿责任,有失公允。因此,对被告该项抗辩内容,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被告双方确认被告已赔偿的金额为57065.16元(医疗费42469.21元+住院伙食费3038元+护理费7680元+租床费240元+购买便盆费37.95元+脚伤补助金3600),已经超过本院认定原告损失的金额50769.21元,因此两被告在本案中无需对原告承担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黄X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637元(已减半收取),由原告黄X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领取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上诉的,应在递交上诉状次日起七日内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上诉请求金额以普通程序的标准向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代收帐户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逾期不交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

 

源冠泉

 

 

 

 

 

二○一三年五月三十一日

本件与原件核对无异

 

 

 

 

书记员

 

胡艳华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Copyright © 2005-2011鹤山市沙坪镇人民东路16号, 鹤山市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080285号-1
    电话:0750-8868699 传真:8868600 粤公网安备44078402440793号
    鹤山市信息中心 设计维护